耳语

亮宇abo:你跑不掉!

猫瞳:

本来想着发一章就停的……
结果大家实在是太热情了,受宠若惊(/ω\)
我这个没有原则的人,为了让大家快点看到车就又发了一章……
还挺长的样子哦~
今天貌似……车还开不起来……
明天发车!我保证ヽ(`Д´)ノ
平行架空世界!请勿上升真人!

第七章7⃣️!

    亮亮在赶到韩宇的房子的时候,门外已经围了至少有七八名a,刚一靠近门,一股浓烈但是并不甜腻的橘子奶糖味就冲进了他的鼻子里。


    体内的信息素不受控制的溢出,他知道为什么这些a会如此锲而不舍的围在这里,这个味道……真的太诱人了。


    里面是一个很优秀的o。 


    亮亮心头有点乱,他想不通为什么韩宇要把一个o带回家,他忽然想到上次韩宇的一个学生在舞蹈教室分化的事,难道他又有一个学生分化成o了?


    韩宇是b,有可能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一个o,所以才先把孩子带回了家,没有及时服用抑制剂,导致招来了这么多的a。


    亮亮见过韩宇的学生们,他想象不出来是哪个小萝卜头能散发出这么好闻的信息素味道,但是一直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…… 


    亮亮转身,到最近的药店买来了几大盒的抑制剂,等到回来的时候,韩宇房门前聚集的a又增多了,甚至有几个等不及的,已经开始商量把门破开。 


    亮亮几乎是暴力的赶走了这些a,他在这一片的名声不小,街舞圈是个聚集着各种a的怪圈,一般的a也是绝对不想惹到这个可怕的圈子里的人。 


    在人都走的差不多后,亮亮也没有再管那些还不想放弃,绕着这里徘徊的a,而是拿出韩宇之前给他的备用钥匙,打开了门。


    韩宇听到门锁打开的声音,原本紧闭的双眼“唰”的打开了,有人开了他的门! 


    他的父母不是在这个城市,有他房子的备用钥匙的…… 


    只有亮亮!


    韩宇现在心中简直就是万头草泥马同时奔过,就连发情期带来的热浪都被他压了下来,嗓子有点痒痒,简直想就这么死过去才好! 


    他装了那么久的bate,就因为一个乌龙般的理由——忘买抑制剂——而宣告破产,韩宇的心头充满了绝望。


    知道了他是o,亮亮会是什么反应呢? 


    会吃惊?看不起他?他教了那么久的学生竟然是个o?


    会生气他骗了他吗?会不会以后都不理他了? 


    韩宇在这里胡思乱想,亮亮已经提着抑制剂走了进来。 


    强烈的橘子奶糖味几乎把他熏醉了,他忍着身体里的躁动,狠狠撞上了门。 


    韩宇听到声音,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。 


    完了…… 


    亮亮看着床上缩在被子里的一团,屏住呼吸皱了皱眉,四处打量了一下,这个房间里除了床上的o根本就没有别人了。


    韩宇呢? 


    难道是出去买抑制剂了? 


    亮亮捻了捻手里的塑料袋,为韩宇床上有个人而感到一阵不舒服,但是作为韩宇的哥哥,他觉得还是有必要帮一把的。 


    他尽量轻的移到床边,努力控制着自己的信息素,这个o的味道实在是好闻,即使不是那种带有强烈诱惑性的甜腻味道,但就是会让你上瘾。 


    暗骂了一声,亮亮简直觉得自己就是柳下惠本人了,脑子里开始盘算着让韩宇怎么补偿自己。


     “喂,能起来自己吃抑制剂吗?”亮亮把抑制剂的袋子放在床头,“韩宇去哪了?是不是去给你买抑制剂了?放心,门口的a我都赶走了,你早点把抑制剂吃了,安心在这里等发情期过去就行了。” 


    见床上的人没有动静,亮亮一耸肩也没放在心上,他的信息素不受控制的溢出,即使已经努力克制,但对正在发情的o还是会有不小的影响,他现在不自在也很正常。


    他退了几步,往门口走:“我先走了,你回头和韩宇说我来过了。”说着转身就要离开。 


    韩宇本来心脏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,他分化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过,万一刚才亮亮好奇了一下,把被子撩开看那么一眼,他就彻底的露馅了。 


    幸好幸好…… 


    本来一直神经高度紧张而控制着声音的韩宇,听着亮亮的脚步声越走越远,顿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,这时一股热浪打来,韩宇猝不及防之下,没有忍得住嗓子里的痒,顿时泄出了一声呻吟……


    声音回荡在寂静的房间里,清晰地落入了亮亮的耳朵,这个声线亮亮实在是太熟悉了,他猛地回身,脸色霎时间变得雪白…… 


    这个声音…… 


    韩、韩宇!??? 


    飞快的走回来,毫不犹豫的一把掀开了床上的被子,橘子奶糖的味道更加浓烈的冲击着他的各个感官。


    熟悉的人蜷缩在床上,用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,发情期带来的情欲让他的眼角带着一抹潮红,微张的嘴唇湿润,因为紧张,还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下唇…… 


    他的韩宇,此时正用异常惊惶的眼神看着他,身上散发着让他发疯的o的味道。


    亮亮听到他脑子里的一根弦绷断的声音。

多热烈多抽象

炸成烟花

浮世三千 吾爱有三 日月与卿
日为朝 月为暮 卿为朝朝暮暮
脑子里第一句话

父、母、亲、爱、友

私心希望你能有纯真挚友,不被利益干扰,不过世间之事哪那么容易,没发生时,我相信他们是你的挚友,发生了那就罢了。好在,如今只是其中之一,你说不定能有一个真的,我衷心祝愿。

要疯了

啊啊啊啊啊啊啊

要幸福呀,mon chéri

你之于我大概就是一份难得的悸动,兜兜转转活了二十年,竟然会有一个人能让我单是看着照片都会觉得很幸运,这大概是自持冷静自制的我从未想到的。我希望你能幸福,希望你的好能被他人感知,希望你遇到的所有人都能温柔待你。现实生活中总有不堪,总有不如意之处,如我,在现实的鞭策下,拼了命的学,但是前路究竟在哪里,我不知道。所有人都觉得我是一个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,其实自己心里清楚,不是清楚自己想要什么,只是明白对自己有利的是什么,终究不过是为了生活奔波劳碌的人,至于理想,早被我丢在了过去二十年里,只是在身体开始抗议的时候,走个神,突得想起曾经侃侃而谈的乌托邦。而你,一直行走在梦想的路上,我很羡慕你,至于为什么没有嫉妒,大概是因为我们之间的距离太过遥远了,而你也承载着我的理想,我曾经或者说是至今仍喜欢着舞蹈,但是我没有勇气去把它变成未来,家人老师朋友的反对让我胆怯。我大概是一个懦弱的人,学习好的原因不是因为我要强,只是因为刚开始的那一次考试考的太好了,以至于身边的每个人都觉得我本该如此。也曾有过反叛,换来的不过是一个令我失望的周末。你曾演过一个角色,剧中的母亲想把你变成教科书式的完美答卷,你不愿,你有了激烈的反叛,很高兴,你赢了,而我大概终是过了那个年纪。马上要高考了,作为一个过了二分之一个大学生活的姐姐粉,想要说,大学好好学,大学是一个新的平台,你会拥有很好的资源,不论是现在的还是未来的,可以遇到受益终身的良师,可以结交挚友。与人好好相处,不必过于功利,只是凭心而交,朋友是一笔财富。当然了,你很聪明,这些相信你都懂,毕竟平心而论,你在待人接物上总也是优于我的,而我不过是在不断的观察中谨言慎行,慢慢地摸索出了一种方式。
亲爱的小王子,愿你一生平安喜乐,得偿所愿。愿每年今日,你所在处,永远天晴。